首頁

“85後”馴養師臧明月:與鯨共舞

2019年10月04日 09:01:37 來源: 新華網

  新華社哈爾濱10月3日電(記者楊思琪)在哈爾濱極地館,2009年,一張名爲“海洋之心”的照片定格了人與白鯨和諧共處的唯美瞬間,兩名主角——白鯨米拉和尼克拉成爲新寵。10年過去,讓我們跟隨“85後”白鯨馴養師臧明月,感受“鯨”彩時光。

  “鯨”彩十年

  湛藍色的水中,兩只白鯨隨著《我心永恒》音樂聲響起,與兩名馴養師一起在水中旋轉、跳躍、舞蹈,或舒緩纏綿,或明快激蕩……

  音樂高潮處,兩只白鯨各自彎曲腰肢,比成一個“心”形,將馴養師環繞,並且甜蜜一吻。這經典一幕被稱爲“海洋之心”,迎來遊客陣陣歡呼和掌聲。直到表演結束,還有遊客沈浸其中,久久伫立不願離去。

  出生于1989年的臧明月是米拉的馴養師。她介紹,這段15分鍾的表演講述了“泰坦尼克號”上的淒美故事,把人和人之間的愛戀延伸至人與鯨的細膩情感。“海洋之心”“天使之吻”“天使光環”等,都是其中的經典橋段。

  如今,米拉已經17歲,尼克拉16歲,白鯨表演每天上演四場左右。近年來,臧明月和團隊不斷創新,增添了不少新花樣。

  “白鯨很有靈性,他們對動作和音樂的熟稔程度,有時候甚至超過我們。”臧明月說,一次表演中,自己不小心提早給了節拍,沒想到米拉等了片刻才行動,“鼓點很准,感覺是它在帶我。”

  “光遊泳就練了三個月”

  成爲一名馴養師,並非易事。

  2012年,臧明月大學畢業後第一次看到白鯨表演,就對白鯨一見鍾情。恰逢極地館招聘馴養師,臧明月便應聘了。

  “入職後,光遊泳就練了三個月。”臧明月回憶說,要在水中自由行動,准確地控制自己的身體,還只能劃手,不能打腿,以免傷害到白鯨。

  水溫低至13攝氏度,深潛6米,閉氣長達80秒……起初,面對種種不適應,心裏難免恐懼。一想起白鯨就在那裏,臧明月便很快鼓足勇氣,一頭紮進水裏。

  “米拉是個‘老藝術家’,我和它剛接觸的時候,它已經表演了四五年。”臧明月說,米拉遇見比自己慢的馴養師,通常會用鳍拍打,或者頂人腳、叼外套,表示催促或者不滿。

  臧明月說,人和動物的配合是相互的,馴養師要敏銳感知動物的情緒。它們會試探馴養師的底線,會記得一個動作跳多高、得到多少魚;感覺自己表演得好的時候,會張開嘴巴、一直點頭,想要吃的……

  在水下表演的又一個困難就是聽不清音樂。臧明月說,音樂聲一是來自水池上方的播放,二是來自觀衆一方的音響,但在水中聲音會大爲衰減,表演時要豎起耳朵,聚精會神。

  今年,臧明月和白鯨早已從“乍見之歡”,過渡到“處久不厭”。每次見面,她會嘗試給白鯨帶來一些新鮮感,這次帶個不同顔色的小球,下次換套潛水服。訓練完,米拉都會調皮地向她吐水。

  “小目標”:帶出更多馴養師

  臧明月說,除了表演、訓練,她還要給水池清洗、消毒,負責白鯨的起居生活。“每天都要喂幾十斤新鮮的魚蝦,每周要檢測一次水。”

  在臧明月看來,不同于海獅表演的搞笑歡樂,白鯨給人帶來的享受是安靜祥和的。

  如今,哈爾濱極地館在新建第二期展區,建成後,米拉和“小夥伴”們將搬進更寬敞的新家。除了米拉和尼克拉兩位“元老”,還有3只小白鯨在等待上場表演,臧明月便多了一個新身份,當起了馴養師的教練。

  臧明月說,除了教技巧,更多的是要教馴養師學會包容和平等交流。在白鯨表現好的時候,要給予正向的激勵,幫助它們加深記憶。對于一些動作做不到位、甚至偷懶的情況,要選擇忽視。這樣才會形成良性循環。

  臧明月說,自己看著白鯨長大,白鯨也在陪伴自己成長。七年來,自己不僅變得更加堅毅、有耐心,人生也收獲了不可多得的幸運。

[责任编辑: 郭梁越 ]
010070340010000000000000011119071384472431